钢铁流通业供应链金融前景广阔

来源:  点击数:3379  日期:2019/12/30

 钢铁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支柱性产业,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性行业,在我国工业化、城镇化进程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但钢铁业属于资本密集型行业,无论固定资产投资,还是企业的生产运营、物资流通,资金使用规模大,而且基本采取负债经营模式,行业融资需求强烈,负债金额巨大。

 一、钢铁流通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仍然存在

 2016年以来,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钢铁行业盈利明显恢复,钢铁生产企业偿债能力显著提升,行业去杠杆成效突出,资产负债率大幅下移。兰格钢铁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0月,钢铁行业资产负债率62.01%,较2016年初下降5.71个百分点。但即便如此,当前钢铁行业仍然面临着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特别是对于流通环节主力的钢铁贸易企业来说, 2012年以来的信用危机仍存影响,而其作为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始终难以解决。

 兰格钢铁云商平台调研的钢铁流通业PMI数据显示,2019年1-11月,在国家大力改善中小企业融资环境的政策实施下,钢铁流通业融资环境指数均值虽较2018年均值提升3.0个百分点,达到44.1,但多年来该指数持续处于收缩区间的状况没有任何改观,钢铁贸易企业融资难和融资贵的问题仍较为严重。

 二、供应链金融有效缓解中小钢铁贸易企业融资难问题

 在传统金融模式下,银行等金融机构直接向钢铁贸易企业发放贷款。钢铁贸易企业拿到贷款后,从钢铁生产企业获得相关钢材产品,再以赊销及利息部份加价的模式将产品销售给下游客户,给钢铁贸易企业带来了沉重的资金压力。

 同时,传统金融模式下,银行等金融机构对一些大型钢铁贸易企业、盈利能力强的企业优先发放贷款,对于中小钢铁贸易企业资质要求较高,需要企业独自承担较大风险,而且融资持续周期较长,不利于融资效率提升。

 近年来,随着供应链金融模式的发展,中小钢铁贸易企业的融资难、资金流转率低的问题得到一定的缓解。供应链金融作为一种化解银行与中小企业之间信息不对称问题的新型融资模式,以传统金融为起点,与互联网金融快速融合,有效提高中小企业获得资金支持的概率,在我国得以迅速发展。

 纵观供应链金融在我国的发展历程,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以银行为主体,在贸易融资基础上演变而来的供应链金融业务,主要是基于真实贸易背景与核心企业信用水平开发而形成的一种自偿性融资方案。深圳发展银行从1999年开始试点,是我国最早引进供应链金融概念的银行。第二个阶段,资金提供者由商业银行转向供应链上的节点企业或相关非银行机构,各节点相互连接构成关系更为紧密的网络关系。第三个阶段,伴随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供应链金融与互联网技术不断融合,供应链金融发展到互联网供应链金融阶段。

 供应链金融模式下,金融机构能够立足于整条钢铁流通供应链体系,有效提升资金使用效率,促使中小钢铁贸易企业的融资速度和融资效率得到显著的提升,降低了中小企业融资难度与融资成本,推动整个供应链企业良性发展。

 三、钢铁流通业供应链金融模式不断创新

 钢铁流通业供应链金融通过钢材买卖的真实交易过程进行授信放款,极大的缓解了相关企业的资金困境。传统钢铁流通业供应链金融常用的有三种模式,即应收账款融资、保兑仓融资(未来货权融资)、融通仓融资(存货融资)。传统钢铁流通业供应链金融模式,是以一个优质钢铁企业或钢铁贸易企业为核心,多个钢铁上下游企业参与的“1+N”模式,由银行主导,采用线下融资模式,银行基于对供应链体系中的核心钢铁企业的信用支持为其上下游“N”家企业提供融资服务。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钢铁电商平台的上线和市场份额的不断扩大,钢铁电商平台将供应链体系中的商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在平台交互协调和有效监控,通过技术手段对接供应链中的上下游及各参与方,便于相关企业包括核心企业、上下游企业、银行等资金提供方、物流服务商等实时掌握供应链相关融资企业经营情况,从而控制融资贷款风险。

 当前我国钢铁电商交易平台数量在全国大宗商品电商企业中占比将近30%,钢铁电商平台线上钢材交易量占总交易量超过10%,钢铁电商已经成为国内发展最快的电商领域。钢铁电商平台打造的供应链金融模式以真实交易背景作为前提,运用自偿性贸易融资的方式,通过应收账款质押登记、第三方监管等专业手段进行封闭资金流或控制物权的处理,对供应链上下游企业提供综合性的金融产品和服务。为钢铁流通环节相关企业注入了资金流,增加了钢铁产业链中下游企业的活力,也使金融回归到实体经济的路线上来。

 四、钢铁流通业供应链金融发展前景广阔

 受益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国家“稳增长”政策下基建投资拉动内需的刺激,当前我国钢铁流通领域的规模仍延续“稳中增长”势头,流通量的增长必将带动资金周转需求的增加。

 与此同时,受世界经济复苏明显放缓和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影响,钢铁行业相关企业应收账款规模持续上升,回收周期不断延长,应收账款拖欠和坏账风险明显加大,企业周转资金紧张状况进一步加剧。据兰格钢铁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我国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金额不断攀升,创下历史新高,达到5000亿元规模,较2018年低点增长一倍,从一个侧面的数据可以反映出我国钢铁流通业供应链金融服务客观上存在广阔的市场发展空间。

 五、钢铁流通业供应链金融应注意风险防范

 2019年7月,银保监会向各大银行、保险公司下发《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推动供应链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指导意见》。《意见》指出,银行保险机构在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时应坚持四大基本原则:

 一是坚持精准金融服务,以市场需求为导向,重点支持符合国家产业政策方向、主业集中于实体经济、技术先进、有市场竞争力的产业链链条企业;

 二是坚持交易背景真实,严防虚假交易、虚构融资、非法获利现象;

 三是坚持交易信息可得,确保直接获取第一手的原始交易信息和数据;

 四是坚持全面管控风险,既要关注核心企业的风险变化,也要监测上下游链条企业的风险。

 对于钢铁流通业供应链金融来说,其风险来自两个方面的因素,即内部因素和外部因素。内部因素主要涉及供应链体系的信用风险、流程风险及结构风险等。外部因素主要是国内外经济环境、经济周期及钢铁产业政策等。

 钢铁流通业供应链金融平台需要充分发挥商流、物流、资金流及信息流之间的相互协同,借助智能化、大数据、云计算等现代互联网技术实现操作的便捷化,减少供应链融资的风险性。而金融监督部门也应与供应链企业及银行等金融机构共同创建多重动态监管机制,最大限度防范钢铁流通业供应链金融风险。(来源:兰格钢铁研究中心)

详细信息